传统哲学
当前位置:汉程网 >哲学 >道家 >正文
分享
  • 微信里发现点击扫一扫即可分享
评论
  • 0

张泽洪:周思得与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

日期: 2015-6-29 0:00:00 来源: 网络 举报

《藏外道书》第十六、十七册,收录明代道士周思得编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是明代重要的科仪经典。本文对周思得及其科法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,试作如下考察。






周思得,浙江钱塘人,字养真,一字素庵野人,又曾署名思德。真人生于元至正十九年(1359年)正月十八日,少颖悟,从月庵丘公学道,其师洪武初任杭州府道纪司都纪兼宗阳宫提点。又从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读道家书。明成祖时,周思得以灵官法名显京师,后住持京师大德观、朝天宫,主持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。周思得精习灵宝度人之旨,行持五雷火府之法,以道法济幽度显,门下弟子百余人,宣德、正统年间,累封“崇教弘道高士”,为明代颇受优宠的道教名流。思得历事成、仁、宣、英、景五朝,于正统十年(1445),以年迈恳乞还山,英宗敕于杭州城西南凤凰山建太清观,为周思得退居之所,以优其老。景泰元年(1450)五月,周思得获准告老还山,由其徒周道宁扶持,返居杭州仁和县玄元庵。景泰二年(1451)八月二十四日,周思得羽化于玄元庵,享年93岁。英宗闻奏,特遣行人司行人徐篪往赐谕祭,赐谥弘道真人。门弟子葬周思得于杭州八盘岭,《浙江通志》卷235载:“明真人周思得墓。《杭州府志》:在八盘岭,景泰间谕葬。”明代文士习经应周思得门人之请,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传诸后世。明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》卷4载,其墓规制宏大,作为道士之墓,古今罕见。周思得擅长诗文,著有《宏道集》,曾有刻本传世,明嘉靖时俞宪编《盛明百家诗》,从《宏道集》中选诗数十首,题名为《周真人集》。清光绪二十二年(1897),杭州人丁丙将此诗集及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、《重刊清净经注解》二编序文,收入《武林往哲遗著》中。现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已将该书整理出版。



周思得所行灵官法及所居大德观,明代史籍文集有记载。明张岱《夜航船》卷4“弘道真人”条说周思得:



“得灵官法,先知祸福。文皇帝北征,召扈从,数试之不爽。号弘道真人。先是,上获灵官藤像于东海,朝夕崇礼,所征必载以行;及金川河,舁不可动,就周思得秘问之。曰:‘上帝有界,止此也。’已而,果有榆川之役。”



明刘侗、于奕正《帝京景物略》卷4载周思得事曰:



“永乐中,道士周思得行灵官法,知祸福先,文皇帝数试之,无爽也。至招弭祓除,神鬼示魅,逆时雨,?灾兵,远疾,维影响。乃命祀王灵官神于宫城西。世传灵官藤像,文皇获之东海,崇礼朝夕,对如宾客,所征必载,及金河川,舁不可动,就礼而秘问之。曰:‘上帝有界,止此也。’成化初,灵应愈著,敕所司拓其宇,曰大德显灵宫,大建弥罗阁,以祀上帝。嘉靖初,复于阁左,建昊极通明殿,以祀净德王、宝月光后。东辅萨君,殿曰昭德;西弼王帅,殿曰保真。”



《孝宗实录》卷13载:



“永乐中,以道士周思得能传灵官法,乃于禁城之西,建天将庙及祖师殿。



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11说:



“建天将庙及祖师殿于禁城之西,以灵官附体降神于道士周思得,祷之有应故也。”



杨震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后序》说:



“洪熙改元,鼎建九天雷殿。今上嗣登宝位,愈加隆眷,嘉升清秩,敕赐大德观额。复创弥罗宝阁,规摹宏大,像设尊严,金碧辉映,俨若清都紫府,实为京师之伟观也。”



据上述记载,周思得以行灵官法,名显京师,明成祖敕建天将庙及祖师殿,天将庙奉祀玉枢火府天将王灵官,为天廷二十六天将之首,祖师殿奉祀王灵官受法之祖师萨守坚。宣德中改庙为大德观,封萨真人为崇恩真君,王灵官为隆恩真君。又建一殿崇奉二真君,左曰崇恩殿,右曰隆恩殿。嘉靖初(1522─1566),又于弥罗阁左,建昊极通明殿,供奉萨真人、王灵官神像。据习经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天将庙初建于永乐十八年(1420),宣宗宣德年间,敕改庙额为大德观。宪宗成化年间,改观为宫,加“显灵”二字,为大德显灵宫。明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19“显灵宫”条注说:“在鸣玉坊,成化十八年建。”据此可知大德观改为显灵宫,在成化十八年(1482),并在此年扩建宫宇。史称此宫“雄丽轩敞,不下宫掖。”①大德观作为京师之伟观,宣宗、英宗、代宗、宪宗朝,成为国家斋醮之法坛。每岁万寿圣节、正旦、冬至及二真君示现之辰,皆遣官致祭,可谓崇奉备至。明代中后期,显灵宫作为灵境,成为文人学士访道之去处。明代文士何景明、江晖、顿锐、余寅、李言恭、冯琦、王嘉谟、袁宏道、何宇度、魏允中、顾起元、冯有经、朱宗吉等,皆有吟诵显灵宫诗传世。王嘉谟《显灵宫》诗曰:



琳宫星澹晓光残,楼观巍临太乙坛。

台自凌云如动影,茎犹承露不盈盘。

窗闻玉女箫还起,座展天书夜欲寒。

何问黄冠能住世,达怀高肃使人难。



显灵宫在明代盛极一时,至清代逐渐衰落,清震钧《天咫偶闻》卷5载:“大德显灵宫今已废尽。惟山门之在兵马司胡同者,今尚岿然,而石额亡矣。”震钧此书刻于光绪三十三年(1907),说明至清末,显灵宫已废圮殆尽。



周思得主持大德观,宣德年间编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后,成为京师之名道士,《宛署杂记》卷19“太清观”条注称:“正统十二年,朝天宫住持周思得创”。宣德八年(1433)仿南京朝天宫式,于京师皇城西北,建朝天宫,为习仪之所。朝天宫设道录司,主天下道观之事。另据明人习经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可知周思得确曾管道录司,其显赫地位,于此可见。



周思得显扬的灵官法,即萨守坚所行雷法。明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补遗》卷4《萨王二真君之始》载:



“国朝永乐间,杭州道士周思得居京师,以王灵官法降体附神。所谓灵官者,为玉枢火府天将,在宋徽宗时先从天师张继先及林灵素等传道法。又从师蜀人萨真君讳守坚者学符术。”



萨守坚,史载为蜀西河人。台湾学者李丰楙教授撰文,认为萨守坚自称“汾阳萨客”,推测萨氏的血缘是出自西域或信奉回教的氏族,其入居地汾阳,唐代改名西河,在今山西孝义县北,后又移籍四川。相传萨守坚从三十代虚靖天师张继先及王侍宸、林灵素学习道法,得传雷法、神扇及咒枣术,由是道法大显。后萨守坚至湘阴,以雷法焚湘阴城隍庙。三年后(一说十二年后),于龙兴府渡口收湘阴城隍王善为部将,奉行法旨。每有行持,报应若响。王灵官的形象,赵道一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》卷4描述为:“铁冠、红袍,手执玉斧,立于水中”。民间版本的《历代神仙通鉴》卷20描述为:“方面、黄巾、金甲,左手拽袖,右手执鞭。”《道法会元》卷241载王元帅:“赤面、红须发、双目火睛,红袍、绿靴、风带,左手火车,右手金鞭,状貌躁恶”。明代以后道观内多塑王灵官像,金盔、金甲、金鞭、金砖,其神红面,满髯高翘,口露獠牙,威猛无比,成为赫赫有名的道教护法神。明吴承恩《西游记》第七回写道:



“那猴王打到通明殿里,灵霄殿外,幸有佑使王灵官执殿。两个在灵霄殿前厮浑一处,这个是太乙雷声应化天尊,那个是齐天大圣猿猴怪。”


此通明殿取材于显灵宫中的昊极通明殿,可见王灵官作为天上人间纠察之神,能与齐天大圣对阵,确乎为天将第一,堪为护法之神。按明代礼制,显灵宫王灵官神像,每年四季递换袍服,珠玉锦绣岁费至数万。明代道观多于山门塑其神像,灵官庙亦各地俱有,叶向高《灵通观记》载:



“灵通观者,以祀灵官,盖赐号也。观在京师之乾方,灵通尝效灵于文祖,为国家所崇奉而秩祀。”



据明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19,灵通观在京城外约二十里之南务村。该书载城内及金城坊,俱有灵官庙。灵官庙的兴建,符合法施于民则祀之的祭祀原则。至明初,王灵官已是名声卓著,因其有特殊勇力,保卫百姓,遂为人人所知。



萨守坚所行之神霄雷法,其法是“役使雷霆,雷电随声轰霹雳,功成行满即飞升。”②除上述道经载火焚湘阴城隍之事例外,明代笔记还有记载。明朱国桢《涌幢小品》卷19《萨法官》条说:



“建阳县横山王庙甚灵验,递岁乡人祭赛,必用童男女,否则疫厉随起。宋绍兴间,萨守坚入闽至建阳,是夜,横山王托梦朱文公曰:‘庙久为蟒蛇所踞,递年祭祀,渠实享之,今萨法官欲罪我而重谴之,侥惠先生一言为救。’文公梦中问之曰:‘法官安在?’曰:‘寓关王庙施药。’次日往庙中,果有一道士,诘其姓名,曰萨某也。文公具白其事。萨曰:‘先生说关节耶!’姑免究。比归,则庙已烬矣,惟有一大圆石镇其中,今人呼为飞来石。”



《历代神仙通鉴》载萨守坚至湘阴浮梁,见人用童女祀本地庙神,即施雷火焚其庙,此说或许本于此。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11说:



“萨真人之法,因王灵官而行;王灵官之法,因周思得而显。”



此语颇能概括明代灵官信仰之实况。在《正统道藏》中,有一部唪诵王灵官的经典,即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,该经称王灵官:



“职任先天,剪除凶恶,专治不忠不孝,违背君亲师友诸事,掌管得此神将,下世救度,誓断妖魔,扫邪皈正,方得清灵。”



该经《秘咒誓章》说王灵官奉玉帝之旨,到阳间救病、捉鬼、捉妖怪、救大旱、祈雨、止风雨、要晴、焚怪庙、催生、煞伐、要雷、起风云、起土、治瘟。而该经《王灵官宝诰》称其“飞腾云雾,号令雷霆,降雨开晴,驱邪治病。”王灵官被塑造为赤心忠良,不顺妖邪,方断魔鬼,位居雷府,有大威力之神灵。



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供人唪诵,促成王灵官信仰的流布,而王灵官秘法供行法所用。《道法会元》有三卷王灵官秘法,即卷241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,卷242《豁落灵官秘法》,卷243《南极火雷灵官王元帅秘法》。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与《道法会元》所载王灵官秘法具有密切关系,两部道经的语句亦多有相同之处,显示沿袭之痕迹。试举数例:



从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之《萨公誓咒》曰:



“真人曾有令,立法以度人。滴血以为誓,普救诸皇民。强邪并顽祟,疾速灭其形。早晚持吾号,凭誓现真形。”



《道法会元》卷241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之《主帅誓章》称:



“萨君曾有令,敕法以度人。滴血以为誓,普救诸众生。强邪并顽祟,疾速现真形。”



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之《急启请咒》曰:



“何劳妙手图吾像,但愿君心合我心。指挥五雷传号令,妖邪鬼魅化微尘。”



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称王灵官:



“受命三清,出入三界,搜捉邪精,敢有拒逆,化作微尘。”



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列有真人誓章、主帅誓章,而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有萨公誓咒、秘咒誓章,文字互有异同。《道法会元》的撰作年代,一般以有元末明初人赵宜真(?─1382)之序,认为编成时代在元末明初。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的撰作时代,似与《道法会元》三秘法的撰作时代相同,极有可能出自同一手笔。台湾学者李丰楙教授认为: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的编撰,是在周思得倡扬灵官信仰的初期,那可能就是真经袭用了秘法,抑或同据一较早的原本。






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,据顾惟谨、周士宁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赞》之序文称:



“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先生,集其所得水南林真人济度金书符箓,与夫卫国佑民、捍灾止患、济生度死不传之科,通为四十卷,题之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。”水南林真人,即东华派宗师林灵真。林灵真所撰科书之卷数,据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─嗣教录》载林灵真:



“乃退居琳宇,尽三洞领教诸科,及历代祖师所著内文秘典,准绳正一教法,撰辑为篇,目为《济度之书》一十卷,《符张奥旨》二卷。大而告天祝圣之文,小而田里?禳之事,修斋奉醮,粲然毕备。”



此十二卷科书,后世已有增加。据北京神乐观提点杨震宗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后序》称林灵真:



“以三洞领教诸科,及历代祖师所著内文秘典,准绳正一教法,辑撰为《济度之书》、《符章奥旨》三十四卷,流行于世,以资施用。”



据上述记载可以推测,林灵真所撰十二卷科书,至明宣德时,已增补为三十四卷,道教科书在传布中,有的会经后人增补润色,其卷帙会有增加,此即为例证之一。除林灵真科书外,还有灵虚田宗师符书,亦为周思得撰书之源,杨震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后序》称周思得:



“暇日,乃以所传灵虚田宗师符章奥旨,集为《金书》三卷,散施四方,与同志者共,犹虑未广。复以水南林先生修撰《济度之书》,参以平昔所用诸品科范,校雠成帙,命之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凡四十卷。”



此序作于宣德七年菊月既望(八月十五日),可知此经撰成于宣德七年。此经始撰时间,是周思得宣德元年任大德观住持之后,前后历时七年,始撰成此巨帙科书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四十卷,前附目录一卷,前有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(署为正一嗣教崇修至道葆素演法真人、领道教事、四十五代天师九阳子澹然)、道录司左演法吴大节、诰授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养真(周思得)前序三篇,后有北京神乐观提点杨震宗、门生大德观庙官顾惟谨同门生周士宁后序二篇。原版目录第一页第一行下题:“森玉堂珍藏”,原版第九页周养真序末题:“藏于森玉堂,弘农法讳太和,儒名圣时,道号青松子。”原版第二页末行下题“玄学弟子太和杨永,自号青松子。”字迹与目录、正文文字迥异,似为藏书者手迹。吴大节的前序,即书于森玉堂,可知森玉堂在北京。上述题笺使我们知道:此宣德本道经为道号青松子的道士杨永所收藏,藏书地点是北京森玉堂。据台湾丁煌教授撰文介绍:现台北国立中央图书馆、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东方图书馆,各藏有明宣德本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一部。



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正文四十卷,其中八卷,即卷一、二十三、三十四至三十七、三十九、四十,题为“制授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思得修集”,其余三十二卷题为:“嗣青玄府下教司命灵宝领教法师林灵真撰集,制授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思得重修”。卷十七至十九、卷三十九署为周思得,卷二十至二十三署为周思德。该经由周思得门弟子书板,卷末有书板人署名,经文字体工整,格式统一,符合道经书写规范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体例是:每卷分门,门下分品,品下分细目。除分四十卷之外,又以十天干,分为十集,立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集,每集据内容分为上下卷,或上中下卷,或前后卷,其中辛集分为上、下、前、后、左、右六卷,为分卷最多之集。该经共分二十门、八十七品。二十门是:玄教祝颂门、赞唱应用门、誊词启建门、朝真谒帝门、升坛转经门、赞祝灯仪门、如魂浴食门、受炼更生门、流传利济门、礼成醮谢门、登坛宗旨门、仙仪法制门、合契符章门、预告符简门、灵幡宝盖门、文检立成门、章法格式门、表笺规制门、圣真班位门、斋醮须知门。各门品目不一,少则一品,多则二十四品,如赞唱应用门仅为分法事品一品,朝真谒帝门则多至二十四品,而玄教祝颂门、圣真班位门、斋醮须知门则未分品。品目的划分原则,是按科仪类别。如受炼更生门分斛科品、施戒品、斛炼换用文偈品、祭炼科品、普炼科品、正炼科品。有的品目内容较多,又可细分。如合契符章门的开度秘篆品,分为判设斛食一宗、灵宝祭炼一宗、青玄祭炼一宗、玄都玉山大献普度一宗、灵宝炼度一宗、生神炼度一宗。文检立成门的祈禳品,分为祈禳黄箓大斋文字、传度大斋文字、雷霆祈雨文字、谢雷文字、消灾请福道场文字、普福道场文字、酬盟道场文字、禳?道场文字、璇玑祈告道场文字、禳瘟道场文字、安宅道场文字、禳荧道场文字、祈嗣道场文字、阅箓道场文字、预缴箓文道场文字、九天醮文字、玄天醮文字、祈晴斋文字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体制,取法于宋代科书《灵宝玉鉴》、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、《上清灵宝大法》。《灵宝玉鉴》四十三卷,分为二十五门,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三百二十卷,分为二十品,宁全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六十六卷,分为二十七门,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四十四卷,分为五十五品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综合上述诸经之体例,以门统品,条分缕析,为道教科仪书中体例最完善者。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赞曰:“予尝披阅诸品经科,未有若是其明且尽者也!”③



周思得少从月庵丘先生学道,即遵其师诲训,以传承林灵真灵宝法书为己任,不久丘公羽化,二十余年,拳拳之心,不敢自逸,出任大德观住持之后,时机成熟,“遂访求演法吴公大节,提点杨公震宗,复得真集,间尝窃附己意,补其散失,订其讹谬,参以简箓,佐以符章”④,撰成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。周思得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博采前世科仪精华,形成门类齐备,内容丰富,格式完整,简洁适用的科仪类书。该经与前世诸科书比较,具有显著特点。周思得以显扬灵官法,名闻京师,在科书中亦增加了灵官信仰的内容。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卷一炼度坛要设灵官幕,卷九十九有医治全形灵官醮仪,属青玄救苦斋所用。这说明南宋时期的科仪已有灵官信仰的内容,但科书中仅此一例,可见其时灵官信仰尚未盛行。周思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二十《礼成醮谢门─开度各幕三献品》,有大献斋设灵官醮科、生神斋设灵官醮科、设全形灵官醮科(三种),共五种灵官科仪。此全形灵官醮科与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中的医治全形灵官醮仪,词文迥异,应是周思得新编醮科。该书卷三十九题为周思得修集,为普天醮三千六百圣位,左班一千八百分神位中,有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无面目大将王元帅、火雷赏善威猛赫奕使陈元帅、火雷罚恶威济游奕使丘元帅。《道法会元》中,就尊王灵官为王元帅、为雷部主帅,丘、陈二元帅为副帅。右班一千八百分神位中,在诸仙官之后,排列着众多灵官。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分位,是宋代王钦若制定三等九级坛法中之顺天兴国坛星位,为上三坛之第一,规模最为宏大。宋宣和间,朝廷曾印行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圣位图传世,但明版《正统道藏》中,已无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圣位的记载,宋代普天大醮无灵官神位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周思得新修集的普天大醮三千六百神位,将明代崇祀的王元帅及众灵官纳入神位,这种增加符合科仪编撰原则。周思得还修集罗天醮一千二百分位,其左班六百分位中,列有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王元帅神位。宋吕元素《道门定制》卷3记载有黄箓罗天一千二百分圣位,可与周思得修集的罗天醮圣位比较,宋代罗天神系中并无王元帅圣位,这说明王灵官神位确为周思得所增加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之《文检立成门》,亦有灵官崇拜之文书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37《祈禳品─禳?道场文字》,有牒星府解厄灵官,璇玑祈告道场文字,有牒斗府解厄灵官。《词疏品》有设全形灵官醮疏神位、九天生神斋设灵官醮疏神位、大献斋设灵官醮疏神位。卷36《祈禳品》有《申祖师西河上宰汾阳救苦萨真人》之文检,申文曰:



“宣告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王元帅,左右陈丘二副帅,火部一行吏丘云云。”



除灵官信仰之外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《礼成醮谢门》,还收录有梓潼帝君醮科、东岳设醮科、天妃醮科、纯阳真人醮科,《赞祝灯仪门》有天妃灯科。这些科仪在宋代的几部科书中是无载的。在道教科仪经书中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与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,同为大型科仪,而后出的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适应明代道教的特点,在科仪中新增了上述内容。



周思得之能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还在于他擅长斋醮科仪。周思得住持之大德观,一度成为国家斋醮法坛。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、四十六代天师张元吉,都曾在大德观为国建醮。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11载:



“岁以正月十五日为祖师示现之辰,遣官诣大德显灵宫告祭。”



周思得更是亲自主坛,为国建醮,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说:“大德观高士周思得,遭际明朝,栋梁吾道,恭沐圣恩,屡修金箓。其壝坛典仪,一依此式,莫不感应骈臻,诸天称庆。”⑤金箓为国主帝王镇安社稷,保佑生灵,上消天灾,下禳地祸,制御劫运,宁肃山川,摧伏妖魔,荡除凶秽。说明周思得建醮坛仪,是依据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科仪格式。



周思得对东汉至宋元道教科仪诸宗师,有一总结性的阐述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3《朝真谒帝门》之《存真堂祝香演道文》曰:



“东汉天师张真君开正一大教,醮天祭鬼,保国宁家,辅正除邪,其功大矣。亘古迄今,宗风益振,乃此道也。三国时葛真君阐太极之文,济度幽明,位登仙翁,亦此道也。且灵宝一书,始自天真皇人,按笔乃书,留行下土,非人不传。南宋简寂陆翁,闭藏其书,以待至人。而出元魏,寇天师宣扬此道,广演经科,公侯将相,靡不敬礼。唐叶靖天师行飞神御炁之道,神虎追摄之法,杜光庭天师立黄箓斋醮之仪,二师兼行,此道愈大。至宋徽庙时,侍宸林宗师出神霄大法,流布人间,符图炁诀,悉皆隐书,此道盛行。南渡以来,祖师诚应田真人得灵宝书于庐山石室中,此即陆师所藏之书也。自兹而后,龙章凤篆,玉笈琅函,广度学仙弟子。继有王、宁、金等诸祖,各派之分,源流颇殊,其道则一。龙虎山留用光宗师,东华水南林真人,各集大成而全之,可谓备矣。”



宋代宁全真、蒋叔与曾论述前代科仪,提出陆修静、张万福、杜光庭为科教三师之说。周思得此段总论,概述一千多年以来科仪之源流,最具代表性。其所举科仪诸宗师中,不提唐代的张万福,而提叶法善,这仅见于周思得的评价,反映出他重法术的倾向。唐代叶法善以法术见重高宗、武则天、中宗、睿宗、玄宗五朝,明代周思得以灵官法历事成、仁、宣、英、景五朝,二者颇有相似之处。



综上所述,周思得以显扬灵官法,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成为明代道教的重要人物。灵官信仰的盛行是值得研究的现象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是集前代之大成的科书。对此,本文仅是一简略的论述,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。



注:

①《万历野获编补遗》卷4。

②《道法会元》卷241。

③⑤张懋丞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序》,《藏外道书》第16册第1页。

④周养真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序》,《藏外道书》第16册第4页


周思得与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

张泽洪

《藏外道书》第十六、十七册,收录明代道士周思得编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是明代重要的科仪经典。本文对周思得及其科法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,试作如下考察。






周思得,浙江钱塘人,字养真,一字素庵野人,又曾署名思德。真人生于元至正十九年(1359年)正月十八日,少颖悟,从月庵丘公学道,其师洪武初任杭州府道纪司都纪兼宗阳宫提点。又从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读道家书。明成祖时,周思得以灵官法名显京师,后住持京师大德观、朝天宫,主持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。周思得精习灵宝度人之旨,行持五雷火府之法,以道法济幽度显,门下弟子百余人,宣德、正统年间,累封“崇教弘道高士”,为明代颇受优宠的道教名流。思得历事成、仁、宣、英、景五朝,于正统十年(1445),以年迈恳乞还山,英宗敕于杭州城西南凤凰山建太清观,为周思得退居之所,以优其老。景泰元年(1450)五月,周思得获准告老还山,由其徒周道宁扶持,返居杭州仁和县玄元庵。景泰二年(1451)八月二十四日,周思得羽化于玄元庵,享年93岁。英宗闻奏,特遣行人司行人徐篪往赐谕祭,赐谥弘道真人。门弟子葬周思得于杭州八盘岭,《浙江通志》卷235载:“明真人周思得墓。《杭州府志》:在八盘岭,景泰间谕葬。”明代文士习经应周思得门人之请,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传诸后世。明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》卷4载,其墓规制宏大,作为道士之墓,古今罕见。周思得擅长诗文,著有《宏道集》,曾有刻本传世,明嘉靖时俞宪编《盛明百家诗》,从《宏道集》中选诗数十首,题名为《周真人集》。清光绪二十二年(1897),杭州人丁丙将此诗集及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、《重刊清净经注解》二编序文,收入《武林往哲遗著》中。现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已将该书整理出版。



周思得所行灵官法及所居大德观,明代史籍文集有记载。明张岱《夜航船》卷4“弘道真人”条说周思得:



“得灵官法,先知祸福。文皇帝北征,召扈从,数试之不爽。号弘道真人。先是,上获灵官藤像于东海,朝夕崇礼,所征必载以行;及金川河,舁不可动,就周思得秘问之。曰:‘上帝有界,止此也。’已而,果有榆川之役。”



明刘侗、于奕正《帝京景物略》卷4载周思得事曰:



“永乐中,道士周思得行灵官法,知祸福先,文皇帝数试之,无爽也。至招弭祓除,神鬼示魅,逆时雨,?灾兵,远疾,维影响。乃命祀王灵官神于宫城西。世传灵官藤像,文皇获之东海,崇礼朝夕,对如宾客,所征必载,及金河川,舁不可动,就礼而秘问之。曰:‘上帝有界,止此也。’成化初,灵应愈著,敕所司拓其宇,曰大德显灵宫,大建弥罗阁,以祀上帝。嘉靖初,复于阁左,建昊极通明殿,以祀净德王、宝月光后。东辅萨君,殿曰昭德;西弼王帅,殿曰保真。”



《孝宗实录》卷13载:



“永乐中,以道士周思得能传灵官法,乃于禁城之西,建天将庙及祖师殿。



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11说:



“建天将庙及祖师殿于禁城之西,以灵官附体降神于道士周思得,祷之有应故也。”



杨震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后序》说:



“洪熙改元,鼎建九天雷殿。今上嗣登宝位,愈加隆眷,嘉升清秩,敕赐大德观额。复创弥罗宝阁,规摹宏大,像设尊严,金碧辉映,俨若清都紫府,实为京师之伟观也。”



据上述记载,周思得以行灵官法,名显京师,明成祖敕建天将庙及祖师殿,天将庙奉祀玉枢火府天将王灵官,为天廷二十六天将之首,祖师殿奉祀王灵官受法之祖师萨守坚。宣德中改庙为大德观,封萨真人为崇恩真君,王灵官为隆恩真君。又建一殿崇奉二真君,左曰崇恩殿,右曰隆恩殿。嘉靖初(1522─1566),又于弥罗阁左,建昊极通明殿,供奉萨真人、王灵官神像。据习经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天将庙初建于永乐十八年(1420),宣宗宣德年间,敕改庙额为大德观。宪宗成化年间,改观为宫,加“显灵”二字,为大德显灵宫。明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19“显灵宫”条注说:“在鸣玉坊,成化十八年建。”据此可知大德观改为显灵宫,在成化十八年(1482),并在此年扩建宫宇。史称此宫“雄丽轩敞,不下宫掖。”①大德观作为京师之伟观,宣宗、英宗、代宗、宪宗朝,成为国家斋醮之法坛。每岁万寿圣节、正旦、冬至及二真君示现之辰,皆遣官致祭,可谓崇奉备至。明代中后期,显灵宫作为灵境,成为文人学士访道之去处。明代文士何景明、江晖、顿锐、余寅、李言恭、冯琦、王嘉谟、袁宏道、何宇度、魏允中、顾起元、冯有经、朱宗吉等,皆有吟诵显灵宫诗传世。王嘉谟《显灵宫》诗曰:



琳宫星澹晓光残,楼观巍临太乙坛。

台自凌云如动影,茎犹承露不盈盘。

窗闻玉女箫还起,座展天书夜欲寒。

何问黄冠能住世,达怀高肃使人难。



显灵宫在明代盛极一时,至清代逐渐衰落,清震钧《天咫偶闻》卷5载:“大德显灵宫今已废尽。惟山门之在兵马司胡同者,今尚岿然,而石额亡矣。”震钧此书刻于光绪三十三年(1907),说明至清末,显灵宫已废圮殆尽。



周思得主持大德观,宣德年间编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后,成为京师之名道士,《宛署杂记》卷19“太清观”条注称:“正统十二年,朝天宫住持周思得创”。宣德八年(1433)仿南京朝天宫式,于京师皇城西北,建朝天宫,为习仪之所。朝天宫设道录司,主天下道观之事。另据明人习经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可知周思得确曾管道录司,其显赫地位,于此可见。



周思得显扬的灵官法,即萨守坚所行雷法。明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补遗》卷4《萨王二真君之始》载:



“国朝永乐间,杭州道士周思得居京师,以王灵官法降体附神。所谓灵官者,为玉枢火府天将,在宋徽宗时先从天师张继先及林灵素等传道法。又从师蜀人萨真君讳守坚者学符术。”



萨守坚,史载为蜀西河人。台湾学者李丰楙教授撰文,认为萨守坚自称“汾阳萨客”,推测萨氏的血缘是出自西域或信奉回教的氏族,其入居地汾阳,唐代改名西河,在今山西孝义县北,后又移籍四川。相传萨守坚从三十代虚靖天师张继先及王侍宸、林灵素学习道法,得传雷法、神扇及咒枣术,由是道法大显。后萨守坚至湘阴,以雷法焚湘阴城隍庙。三年后(一说十二年后),于龙兴府渡口收湘阴城隍王善为部将,奉行法旨。每有行持,报应若响。王灵官的形象,赵道一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》卷4描述为:“铁冠、红袍,手执玉斧,立于水中”。民间版本的《历代神仙通鉴》卷20描述为:“方面、黄巾、金甲,左手拽袖,右手执鞭。”《道法会元》卷241载王元帅:“赤面、红须发、双目火睛,红袍、绿靴、风带,左手火车,右手金鞭,状貌躁恶”。明代以后道观内多塑王灵官像,金盔、金甲、金鞭、金砖,其神红面,满髯高翘,口露獠牙,威猛无比,成为赫赫有名的道教护法神。明吴承恩《西游记》第七回写道:



“那猴王打到通明殿里,灵霄殿外,幸有佑使王灵官执殿。两个在灵霄殿前厮浑一处,这个是太乙雷声应化天尊,那个是齐天大圣猿猴怪。”


此通明殿取材于显灵宫中的昊极通明殿,可见王灵官作为天上人间纠察之神,能与齐天大圣对阵,确乎为天将第一,堪为护法之神。按明代礼制,显灵宫王灵官神像,每年四季递换袍服,珠玉锦绣岁费至数万。明代道观多于山门塑其神像,灵官庙亦各地俱有,叶向高《灵通观记》载:



“灵通观者,以祀灵官,盖赐号也。观在京师之乾方,灵通尝效灵于文祖,为国家所崇奉而秩祀。”



据明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19,灵通观在京城外约二十里之南务村。该书载城内及金城坊,俱有灵官庙。灵官庙的兴建,符合法施于民则祀之的祭祀原则。至明初,王灵官已是名声卓著,因其有特殊勇力,保卫百姓,遂为人人所知。



萨守坚所行之神霄雷法,其法是“役使雷霆,雷电随声轰霹雳,功成行满即飞升。”②除上述道经载火焚湘阴城隍之事例外,明代笔记还有记载。明朱国桢《涌幢小品》卷19《萨法官》条说:



“建阳县横山王庙甚灵验,递岁乡人祭赛,必用童男女,否则疫厉随起。宋绍兴间,萨守坚入闽至建阳,是夜,横山王托梦朱文公曰:‘庙久为蟒蛇所踞,递年祭祀,渠实享之,今萨法官欲罪我而重谴之,侥惠先生一言为救。’文公梦中问之曰:‘法官安在?’曰:‘寓关王庙施药。’次日往庙中,果有一道士,诘其姓名,曰萨某也。文公具白其事。萨曰:‘先生说关节耶!’姑免究。比归,则庙已烬矣,惟有一大圆石镇其中,今人呼为飞来石。”



《历代神仙通鉴》载萨守坚至湘阴浮梁,见人用童女祀本地庙神,即施雷火焚其庙,此说或许本于此。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11说:



“萨真人之法,因王灵官而行;王灵官之法,因周思得而显。”



此语颇能概括明代灵官信仰之实况。在《正统道藏》中,有一部唪诵王灵官的经典,即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,该经称王灵官:



“职任先天,剪除凶恶,专治不忠不孝,违背君亲师友诸事,掌管得此神将,下世救度,誓断妖魔,扫邪皈正,方得清灵。”



该经《秘咒誓章》说王灵官奉玉帝之旨,到阳间救病、捉鬼、捉妖怪、救大旱、祈雨、止风雨、要晴、焚怪庙、催生、煞伐、要雷、起风云、起土、治瘟。而该经《王灵官宝诰》称其“飞腾云雾,号令雷霆,降雨开晴,驱邪治病。”王灵官被塑造为赤心忠良,不顺妖邪,方断魔鬼,位居雷府,有大威力之神灵。



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供人唪诵,促成王灵官信仰的流布,而王灵官秘法供行法所用。《道法会元》有三卷王灵官秘法,即卷241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,卷242《豁落灵官秘法》,卷243《南极火雷灵官王元帅秘法》。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与《道法会元》所载王灵官秘法具有密切关系,两部道经的语句亦多有相同之处,显示沿袭之痕迹。试举数例:



从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之《萨公誓咒》曰:



“真人曾有令,立法以度人。滴血以为誓,普救诸皇民。强邪并顽祟,疾速灭其形。早晚持吾号,凭誓现真形。”



《道法会元》卷241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之《主帅誓章》称:



“萨君曾有令,敕法以度人。滴血以为誓,普救诸众生。强邪并顽祟,疾速现真形。”



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之《急启请咒》曰:



“何劳妙手图吾像,但愿君心合我心。指挥五雷传号令,妖邪鬼魅化微尘。”



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称王灵官:



“受命三清,出入三界,搜捉邪精,敢有拒逆,化作微尘。”



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列有真人誓章、主帅誓章,而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有萨公誓咒、秘咒誓章,文字互有异同。《道法会元》的撰作年代,一般以有元末明初人赵宜真(?─1382)之序,认为编成时代在元末明初。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的撰作时代,似与《道法会元》三秘法的撰作时代相同,极有可能出自同一手笔。台湾学者李丰楙教授认为:《太上元阳上帝无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的编撰,是在周思得倡扬灵官信仰的初期,那可能就是真经袭用了秘法,抑或同据一较早的原本。






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,据顾惟谨、周士宁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赞》之序文称:



“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先生,集其所得水南林真人济度金书符箓,与夫卫国佑民、捍灾止患、济生度死不传之科,通为四十卷,题之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。”水南林真人,即东华派宗师林灵真。林灵真所撰科书之卷数,据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─嗣教录》载林灵真:



“乃退居琳宇,尽三洞领教诸科,及历代祖师所著内文秘典,准绳正一教法,撰辑为篇,目为《济度之书》一十卷,《符张奥旨》二卷。大而告天祝圣之文,小而田里?禳之事,修斋奉醮,粲然毕备。”



此十二卷科书,后世已有增加。据北京神乐观提点杨震宗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后序》称林灵真:



“以三洞领教诸科,及历代祖师所著内文秘典,准绳正一教法,辑撰为《济度之书》、《符章奥旨》三十四卷,流行于世,以资施用。”



据上述记载可以推测,林灵真所撰十二卷科书,至明宣德时,已增补为三十四卷,道教科书在传布中,有的会经后人增补润色,其卷帙会有增加,此即为例证之一。除林灵真科书外,还有灵虚田宗师符书,亦为周思得撰书之源,杨震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后序》称周思得:



“暇日,乃以所传灵虚田宗师符章奥旨,集为《金书》三卷,散施四方,与同志者共,犹虑未广。复以水南林先生修撰《济度之书》,参以平昔所用诸品科范,校雠成帙,命之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凡四十卷。”



此序作于宣德七年菊月既望(八月十五日),可知此经撰成于宣德七年。此经始撰时间,是周思得宣德元年任大德观住持之后,前后历时七年,始撰成此巨帙科书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四十卷,前附目录一卷,前有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(署为正一嗣教崇修至道葆素演法真人、领道教事、四十五代天师九阳子澹然)、道录司左演法吴大节、诰授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养真(周思得)前序三篇,后有北京神乐观提点杨震宗、门生大德观庙官顾惟谨同门生周士宁后序二篇。原版目录第一页第一行下题:“森玉堂珍藏”,原版第九页周养真序末题:“藏于森玉堂,弘农法讳太和,儒名圣时,道号青松子。”原版第二页末行下题“玄学弟子太和杨永,自号青松子。”字迹与目录、正文文字迥异,似为藏书者手迹。吴大节的前序,即书于森玉堂,可知森玉堂在北京。上述题笺使我们知道:此宣德本道经为道号青松子的道士杨永所收藏,藏书地点是北京森玉堂。据台湾丁煌教授撰文介绍:现台北国立中央图书馆、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东方图书馆,各藏有明宣德本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一部。



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正文四十卷,其中八卷,即卷一、二十三、三十四至三十七、三十九、四十,题为“制授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思得修集”,其余三十二卷题为:“嗣青玄府下教司命灵宝领教法师林灵真撰集,制授履和养素崇教高士周思得重修”。卷十七至十九、卷三十九署为周思得,卷二十至二十三署为周思德。该经由周思得门弟子书板,卷末有书板人署名,经文字体工整,格式统一,符合道经书写规范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体例是:每卷分门,门下分品,品下分细目。除分四十卷之外,又以十天干,分为十集,立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集,每集据内容分为上下卷,或上中下卷,或前后卷,其中辛集分为上、下、前、后、左、右六卷,为分卷最多之集。该经共分二十门、八十七品。二十门是:玄教祝颂门、赞唱应用门、誊词启建门、朝真谒帝门、升坛转经门、赞祝灯仪门、如魂浴食门、受炼更生门、流传利济门、礼成醮谢门、登坛宗旨门、仙仪法制门、合契符章门、预告符简门、灵幡宝盖门、文检立成门、章法格式门、表笺规制门、圣真班位门、斋醮须知门。各门品目不一,少则一品,多则二十四品,如赞唱应用门仅为分法事品一品,朝真谒帝门则多至二十四品,而玄教祝颂门、圣真班位门、斋醮须知门则未分品。品目的划分原则,是按科仪类别。如受炼更生门分斛科品、施戒品、斛炼换用文偈品、祭炼科品、普炼科品、正炼科品。有的品目内容较多,又可细分。如合契符章门的开度秘篆品,分为判设斛食一宗、灵宝祭炼一宗、青玄祭炼一宗、玄都玉山大献普度一宗、灵宝炼度一宗、生神炼度一宗。文检立成门的祈禳品,分为祈禳黄箓大斋文字、传度大斋文字、雷霆祈雨文字、谢雷文字、消灾请福道场文字、普福道场文字、酬盟道场文字、禳?道场文字、璇玑祈告道场文字、禳瘟道场文字、安宅道场文字、禳荧道场文字、祈嗣道场文字、阅箓道场文字、预缴箓文道场文字、九天醮文字、玄天醮文字、祈晴斋文字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编撰体制,取法于宋代科书《灵宝玉鉴》、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、《上清灵宝大法》。《灵宝玉鉴》四十三卷,分为二十五门,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三百二十卷,分为二十品,宁全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六十六卷,分为二十七门,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四十四卷,分为五十五品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综合上述诸经之体例,以门统品,条分缕析,为道教科仪书中体例最完善者。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赞曰:“予尝披阅诸品经科,未有若是其明且尽者也!”③



周思得少从月庵丘先生学道,即遵其师诲训,以传承林灵真灵宝法书为己任,不久丘公羽化,二十余年,拳拳之心,不敢自逸,出任大德观住持之后,时机成熟,“遂访求演法吴公大节,提点杨公震宗,复得真集,间尝窃附己意,补其散失,订其讹谬,参以简箓,佐以符章”④,撰成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。周思得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博采前世科仪精华,形成门类齐备,内容丰富,格式完整,简洁适用的科仪类书。该经与前世诸科书比较,具有显著特点。周思得以显扬灵官法,名闻京师,在科书中亦增加了灵官信仰的内容。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卷一炼度坛要设灵官幕,卷九十九有医治全形灵官醮仪,属青玄救苦斋所用。这说明南宋时期的科仪已有灵官信仰的内容,但科书中仅此一例,可见其时灵官信仰尚未盛行。周思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二十《礼成醮谢门─开度各幕三献品》,有大献斋设灵官醮科、生神斋设灵官醮科、设全形灵官醮科(三种),共五种灵官科仪。此全形灵官醮科与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中的医治全形灵官醮仪,词文迥异,应是周思得新编醮科。该书卷三十九题为周思得修集,为普天醮三千六百圣位,左班一千八百分神位中,有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无面目大将王元帅、火雷赏善威猛赫奕使陈元帅、火雷罚恶威济游奕使丘元帅。《道法会元》中,就尊王灵官为王元帅、为雷部主帅,丘、陈二元帅为副帅。右班一千八百分神位中,在诸仙官之后,排列着众多灵官。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分位,是宋代王钦若制定三等九级坛法中之顺天兴国坛星位,为上三坛之第一,规模最为宏大。宋宣和间,朝廷曾印行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圣位图传世,但明版《正统道藏》中,已无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圣位的记载,宋代普天大醮无灵官神位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周思得新修集的普天大醮三千六百神位,将明代崇祀的王元帅及众灵官纳入神位,这种增加符合科仪编撰原则。周思得还修集罗天醮一千二百分位,其左班六百分位中,列有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王元帅神位。宋吕元素《道门定制》卷3记载有黄箓罗天一千二百分圣位,可与周思得修集的罗天醮圣位比较,宋代罗天神系中并无王元帅圣位,这说明王灵官神位确为周思得所增加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之《文检立成门》,亦有灵官崇拜之文书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37《祈禳品─禳?道场文字》,有牒星府解厄灵官,璇玑祈告道场文字,有牒斗府解厄灵官。《词疏品》有设全形灵官醮疏神位、九天生神斋设灵官醮疏神位、大献斋设灵官醮疏神位。卷36《祈禳品》有《申祖师西河上宰汾阳救苦萨真人》之文检,申文曰:



“宣告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王元帅,左右陈丘二副帅,火部一行吏丘云云。”



除灵官信仰之外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《礼成醮谢门》,还收录有梓潼帝君醮科、东岳设醮科、天妃醮科、纯阳真人醮科,《赞祝灯仪门》有天妃灯科。这些科仪在宋代的几部科书中是无载的。在道教科仪经书中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与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,同为大型科仪,而后出的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适应明代道教的特点,在科仪中新增了上述内容。



周思得之能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还在于他擅长斋醮科仪。周思得住持之大德观,一度成为国家斋醮法坛。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、四十六代天师张元吉,都曾在大德观为国建醮。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11载:



“岁以正月十五日为祖师示现之辰,遣官诣大德显灵宫告祭。”



周思得更是亲自主坛,为国建醮,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说:“大德观高士周思得,遭际明朝,栋梁吾道,恭沐圣恩,屡修金箓。其壝坛典仪,一依此式,莫不感应骈臻,诸天称庆。”⑤金箓为国主帝王镇安社稷,保佑生灵,上消天灾,下禳地祸,制御劫运,宁肃山川,摧伏妖魔,荡除凶秽。说明周思得建醮坛仪,是依据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的科仪格式。



周思得对东汉至宋元道教科仪诸宗师,有一总结性的阐述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3《朝真谒帝门》之《存真堂祝香演道文》曰:



“东汉天师张真君开正一大教,醮天祭鬼,保国宁家,辅正除邪,其功大矣。亘古迄今,宗风益振,乃此道也。三国时葛真君阐太极之文,济度幽明,位登仙翁,亦此道也。且灵宝一书,始自天真皇人,按笔乃书,留行下土,非人不传。南宋简寂陆翁,闭藏其书,以待至人。而出元魏,寇天师宣扬此道,广演经科,公侯将相,靡不敬礼。唐叶靖天师行飞神御炁之道,神虎追摄之法,杜光庭天师立黄箓斋醮之仪,二师兼行,此道愈大。至宋徽庙时,侍宸林宗师出神霄大法,流布人间,符图炁诀,悉皆隐书,此道盛行。南渡以来,祖师诚应田真人得灵宝书于庐山石室中,此即陆师所藏之书也。自兹而后,龙章凤篆,玉笈琅函,广度学仙弟子。继有王、宁、金等诸祖,各派之分,源流颇殊,其道则一。龙虎山留用光宗师,东华水南林真人,各集大成而全之,可谓备矣。”



宋代宁全真、蒋叔与曾论述前代科仪,提出陆修静、张万福、杜光庭为科教三师之说。周思得此段总论,概述一千多年以来科仪之源流,最具代表性。其所举科仪诸宗师中,不提唐代的张万福,而提叶法善,这仅见于周思得的评价,反映出他重法术的倾向。唐代叶法善以法术见重高宗、武则天、中宗、睿宗、玄宗五朝,明代周思得以灵官法历事成、仁、宣、英、景五朝,二者颇有相似之处。



综上所述,周思得以显扬灵官法,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成为明代道教的重要人物。灵官信仰的盛行是值得研究的现象,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是集前代之大成的科书。对此,本文仅是一简略的论述,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。



注:

①《万历野获编补遗》卷4。

②《道法会元》卷241。

③⑤张懋丞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序》,《藏外道书》第16册第1页。

④周养真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─序》,《藏外道书》第16册第4页

  明代道士周思得历事成、仁、宣、英、景五朝,住持京师著名的显灵宫、朝天宫,为一代颇受优宠的道教名流。周思得以显扬灵官法知名于世,其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为弘扬灵宝斋法的巨帙科书。周思得是明代道教史上有贡献的道士,本文特对周思得及其灵官法作如下讨论。
  一、周思得的生平事迹
  周思得(1359-1451年),浙江钱塘人,字养真,别字素庵,又曾署名思德。周思得生于元至正十九年(1359年)正月十八日,早年师从杭州宗阳宫提点月庵丘公学道,其师洪武初曾任杭州府道纪司都纪。后来拜访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学道,得龙虎山正一派道法的传授。周思得精习灵宝度人之旨,行持五雷火府之法,以显扬宋元道教新出的灵官法,奠定了他在明代道教史上的地位。明张岱《夜航船》卷十四《弘道真人》条说周思得:
  得灵官法,先知祸福。文皇帝北征,召扈从,数试之不爽。号弘道真人。先是,上获灵官藤像于东海,朝夕崇礼,所征必载以行;及金川河,舁不可动,就思得秘问之。曰:“上帝有界,止此也。”已而,果有榆川之役。①
  明刘侗、于奕正《帝京景物略》卷四《显灵宫》条载:“永乐中,道士周思得行灵官法,知祸福先,文皇帝数试之,无爽也。至招弭祓除,神鬼示魅,逆时雨,灾兵,远罪疾,维影响,乃命祀王灵官神于宫城西。世传灵官藤像,文皇获之东海,崇礼朝夕,对如宾客,所征必载。”②周思得扈从明成祖北征,以灵官法预知祸福获得成祖崇信。于是明成祖命在京师建天将庙,供奉显示灵应的王灵官藤像。明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》卷二十一说:“皇明永乐间,道士周思得者,仁和人,操行雅洁,精五雷法。成祖闻其名,召试称旨,建天将庙居之。”③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十一说:
  国朝永乐中,有杭州道士周思得以灵官之法显于京师,附体降神,祷之有应,乃于禁城之西建天将庙及祖师殿。④
  天将庙居于紫禁城附近的位置,显示明成祖对灵官法的重视。据习经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天将庙初建于永乐十八年(1420年),天将庙供祀玉枢火府天将,即道教新出护法神王灵官,祖师殿奉祀王灵官受法祖师萨守坚。明宣宗宣德年间(1426-1435年)敕改庙额为大德观。大德观具有皇家内道场的性质,专门为明代皇帝的祷祀服务,因此明徐有贞《赠太常博士顾惟谨序》说:“大德之祠,国之秘祠也。永乐中,今高士周君思德,始以道术幸上,兴祠事”。⑤
  明宣宗封萨真人为崇恩真君,王灵官为隆恩真君,二真君成为灵官法的象征。大德观国之秘祠的显赫地位,是周思得显扬灵官法的结果。大德观的规格高于京师一般宫观,且随灵官法的风行而扩大规模。明杨震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·后序》说大德观:“规模宏大,像设尊严,金碧辉映,俨若清都紫府,实为京师之伟观也。”⑥明宪宗成化年间(1465-1487年),大德观经扩建并改名为显灵宫。清于敏中、英廉等撰《钦定日下旧闻考》卷五十,考证大德显灵宫的兴建说:“成化中,更拓其制,又建弥罗阁。嘉靖中复建昊极通明殿,东辅萨君殿,曰昭德;西弼王帅殿,曰保真”。⑦明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十九载显灵宫:“在鸣玉坊,成化十八年建。”⑧可知大德观改为显灵宫,是在明宪宗成化十八年(1482年)。而弥罗阁、昊极通明殿的兴建,显示王灵官的神格更为突出。
  显灵宫作为京师之宏伟宫观,在宣宗、英宗、代宗、宪宗朝成为国家斋醮之法坛。每岁万寿圣节、正旦、冬至及二真君示现之辰,朝廷皆遣官赴显灵宫祭祀。在明代崇道的社会氛围下,显灵宫成为文人学士访道之去处。明代文士何景明、江晖、顿锐、余寅、李言恭、冯琦、王嘉谟、袁宏道、何宇度、魏允中、顾起元、冯有经、朱宗吉、黎民表、尹台、王世贞、余继登等,皆有吟诵显灵宫诗传世。王嘉谟《显灵宫》诗曰:
琳宫星澹晓光残,楼观巍临太乙坛。
台自凌云如动影,茎犹承露不盈盘。
窗闻玉女箫还起,座展天书夜欲寒。
 何问黄冠能住世,达怀高肃使人难。⑨
  继周思得之后住持显灵宫者,史籍所载有嘉靖年间的邵元节、陶仲文等,皆为明代道教的风云人物。明代盛极一时的显灵宫,在清代已逐渐衰落。清震钧《天咫偶闻》卷五说:“大德显灵宫今已废尽。惟山门之在兵马司胡同者,今尚岿然,而石额亡矣。”⑩震钧此书初刻于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说明至清末显灵宫已废圮殆尽。
  周思得作为京师之名道士,还曾主管道录司并任朝天宫住持。明代主管全国道教的道录司,是正六品衙门,设有左右正一,左右演法,左右至灵,左右玄义等道职,专门管理天下道教之事。道录司隶属礼部,其衙门就设在两京朝天宫。明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十九“太清观”条说:“正统十二年,朝天宫住持周思得创。”(11)据明文士习经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可知周思得确曾主管道录司并住持朝天宫。朝天宫是明代京师著名宫观,明宪宗朱见深有诗云:“禁城西北名朝天,重檐巨栋三千间”。(12)明宣宗宣德八年(1433年),仿南京朝天宫法式,在京师皇城西北建朝天宫,百官大朝贺习仪就在朝天宫。明李贤《明一统志》卷一说:“朝天宫,在府西,宣德间建。凡行庆贺礼,百官习仪于此,道录司在焉。”(13)由于明代历朝皇帝都尊崇道教,道教祭祀仪礼成为国家礼仪的主流,这是明代道教不同于唐宋的特点。《明史·礼志一》说:“习仪,凡祭祀,先期三日及二日,百官习仪于朝天宫。嘉靖九年,更定郊祀冬至,习仪于先期之七日及六日。”朝天宫在元代天师府基础上改建而成,它既是明代道录司所在地,也是明代国家斋醮的重要坛场。明成祖永乐四年(1406年)十一月庚申,征天下道士咸至京师,在朝天宫、神乐观、洞神宫,为国家修建金箓大斋。《钦定日下旧闻考》卷五十二说:“朝天宫本元代旧址,盛于明嘉靖时,斋醮之及无虚日。”(14)朝天宫处于明代道教中心地位,道录司由正一派道士出任,这是明代正一道贵盛的结果。周思得就曾主坛为国建醮,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序》说:“大德观高士周思得,遭际明朝,栋梁吾道,恭沐圣恩,屡修金箓。其坛典仪,一依此式。”(15)
  明英宗正统十年(1445年),周思得以年迈恳乞还山,英宗敕于杭州城西南凤凰山建太清观,为周思得退居修道之所。明代宗景泰元年(1450年)五月,周思得始获准告老还山,由其徒周道宁扶持,返居杭州仁和县玄元庵。景泰二年(1451年)八月二十四日,周思得羽化于玄元庵,享年93岁。英宗赐谥为弘道真人,元代道士吴全节、张惟一,明四十八代天师张彦,都曾有弘道真人之号,此谥号为对高道的褒奖。
  周思得退居修道羽化的玄元庵,其门弟子后来请求扩修,扩建成的道观改名宝极观。明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》卷二十一载:“宝极观,在报恩坊内,旧玄元庵。元延祐五年,道士章无为建。”并说周思得于“景泰初,归老故庵。甘茹淡泊,其门人以法显者,殆百余人。其时有异人号赤脚张,亦寓观中,与思得友善。成化间,其徒昌道亨得宠宪宗,诏徙玄元庵于思得墓左,而改其故居为宝极观”。(16)周思得所遇异人赤脚张,即明代著名道士张三丰。明代张三丰曾遍游多方,相传其冬春不履,道门因此号称赤脚张。正因有周思得际遇张三丰的传说,宝极观中供奉有张三丰遗像。
  周思得羽化后葬于杭州八盘岭,此墓成为杭州道教名胜。明清杭州及浙江地方志书,皆要记述羽士周思得之墓。明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》卷四说:“三台山之前,为栗山、八盘岭、周真人墓。”并说周思得“景泰改元,恳乞还山,年九十三卒。讣闻,遣行人许箎谕祭,赠号真人,敕葬于此”。(17)明朱廷焕《增补武林旧事》卷六,亦载杭州八盘岭周思得真人墓。清乾隆《浙江通志》卷二百三十五载:“明真人周思得墓。《杭州府志》:在八盘岭,景泰间谕葬。”(18)明永乐戊戌进士习经,应周思得门弟子之请,撰《故履和养素崇教高士管道录司兼朝天宫大德观住持周思得墓志铭》,传诸后世。
  周思得擅长诗文,著有《弘道集》一卷,此书有《附录》一卷,并曾有刻本传世。《千顷堂书目》、《百川书志》,都著录周思得所撰《弘道集》。明嘉靖时俞宪编《盛明百家诗》,从《弘道集》中选诗数十首,题名为《周真人集》。如周思得《梦游仙诗》三首,就颇有道家韵味思致:
云树苍茫月正明,座中还遇董双成。
玉箫吹罢桃花落,犹记霓裳谱上声。
玉扉双启烂金铺,楼阁玲珑湛玉壶。
一曲霓裳看未了,又随白鹤下玄都。
翩翩鹤羽拂重云,仙乐嘈嘈世未闻。
   一虎借骑何处去,定应月下访茅君。(19)
  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,杭州人丁丙将此诗集及周思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序》《重刊清净经注解序》二篇序文,收入《武林往哲遗著》中,现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已将该书整理出版。
  二、灵官法与萨守坚雷法之关系
  周思得显扬的灵官法,其道法传统来自宋代道士萨守坚。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十一说:“而隆恩真君,则玉枢火府天将王灵官也。又尝从萨真君传授符法。”(20)明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补遗》卷四《萨王二真君之始》载:
  国朝永乐间,杭州道士周思得居京师,以王灵官法降体附神。所谓灵官者,为玉枢火府天将,在宋徽宗时先从天师张继先及林灵素等传道法。又从师蜀人萨真君讳坚者学符术。(21)
  相传灵官法的主神王灵官,曾师从萨守坚学符术道法。而追溯萨守坚的法术渊源,乃是张继先、王侍宸、林灵素。萨守坚遇三人得道之事多有记载,元赵道一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》卷四《萨守坚》说:
  闻江南三十代天师虚静先生及林王二侍宸道法之高,欲求学法。……到信州,见天师投信,举家恸哭,乃三十代天师亲笔信也。信中言与林侍宸、王侍宸遇萨某,各以一法授之矣,可授以未尽之文。由是道法大显。(22)
  明宋濂《汉天师世家序》载三十代天师张继先与萨守坚事说:
  靖康初,上复召。时金人侵汴,行至泗州天庆观,索纸笔写诗,隐几而化,葬于龟山之麓。后十六年,西河萨守坚游青城山,相遇于峡口。继先以书一封,赤舄一只,令达嗣天师。嗣天师家大惊,使人启龟山之窆,唯一舄存。(23)
  元虞集《灵惠冲虚通妙真君王侍宸记》载王侍宸与萨守坚事说:
  又有萨守坚者,亦酷好道,见侍宸于青城山,而尽得神秘。游东南,祷祈劾治,其神怪有过于侍宸者。游江西入闽,过神龟冈,乃知侍宸为数十年前人。(24)
  《明史·礼志四》载萨守坚与王文卿、林灵素事说:
  崇恩真君、隆恩真君者,道家以崇恩姓萨名坚,西蜀人。宋徽宗时,尝从王侍宸、林灵素辈学法有验。隆恩则玉枢火府天将王灵官也。又尝从萨传符法。
  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》卷四《萨守坚》说萨守坚遇张继先、王文卿、林灵素,分别得传雷法、神扇法、咒枣法。而王灵官姓王名善,本来是湘阴县庙神,被萨守坚施雷法焚毁庙坛。王善尾随萨守坚十二年欲伺机复仇,后于龙兴府渡口被收为萨守坚部将。《三教搜神大全》卷二《萨真人》记此事最详:
  (萨真人)继至湘阴县浮梁,见人用童男童女生祀本处庙神。真人曰:“此等邪神,即焚其庙!”言讫,雷火飞空,庙立焚矣,人莫能救。……真人曰:“尔何神人也?”答曰:“吾乃湘阴庙神王善,真人焚吾庙后,今相随一十二载,只候有过,则复前仇。今真人功行已高,职隶天枢,望保奏以为部将。”真人曰:“汝凶恶之神,坐吾法中,必损吾法。”其神即立誓不敢背盟。真人遂奏帝,收系为将,其应如响。(25) 
  元代成书明代增纂的《三教搜神大全》之记载,是对《太上元阳上帝元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的演绎。《太上元阳上帝元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说:
  赐湘潭立庙,镇方境域,供祭如在。唐朝萨公,忽游庙祠,乃以雷火焚祠。其神奏帝,敕赐金鞭,随公察过一十二年。真人道贯先天,法赐龙兴,西河功满,位立登天。神于水中,部领副将,出现河中,投礼师真。改恶从善,随侍护教,对师盟天,发誓立愿。(26)
  明代以后道观山门多塑王灵官神像,护法神王灵官身被金盔金甲,脚踏风火轮,手挥九节神鞭,赤面三目,怒目嗔视,口露獠牙,威猛无比。王灵官纠察天上人间,刚正不二,嫉恶如仇,除邪祛恶,百姓赞曰:“三眼能观天下事,一鞭惊醒世间人”。
  民间王灵官的威猛形象,来自于道教经典的塑造。《太上元阳上帝元始天尊说火车王灵官真经》之《王灵官宝诰》曰:“先天主将,一炁神君。都天纠罚大灵官,三界无私猛吏将。金睛朱发,号三五火车雷公;凤嘴银牙,统百万貔貅神将。飞腾云雾,号令雷霆,降雨开晴,驱邪治病。”(27)《道法会元》卷二百四十一《雷霆三五火车王元帅秘法》载主帅王善:“赤面、红须发、双目火睛,红袍、绿靴、风带,左手火车,右手金鞭,状貌躁恶。”(28)《三教搜神大全》卷二《萨真人》描述为:方面、黄巾、金甲,右手执鞭。(29)元赵道一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》卷四《萨守坚》描述为:“铁冠、红袍,手执玉斧,立于水中。”(30)
  道教的王灵官信仰,因周思得的弘扬而广为流播。对周思得显扬灵官法的作用,明倪岳《青溪漫稿》卷十一有精辟之论:
  萨真人之法,因王灵官而行;王灵官之法,因周思得而显。(31)
  此语颇能概括王灵官信仰之实况。灵官法其实是宋代雷法的衍生物。雷法兴起于北宋时期,南宋、金、元、明最为兴盛,创始者为神霄派王文卿、林灵素等,因此又称为神霄雷法。周思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三《朝真谒帝门》之《存真堂祝香演道文》说:“至宋徽庙时,侍宸林宗师出神霄大法,流布人间,符图炁诀,悉皆隐书,此道盛行。”(32)《道法会元》六十七王文卿《雷说》称:“故雷乃天之号令,其权最大。”(33) 道经称学雷法者得龙虎山张天师传授,则雷法属于正一派法术系统。明倪谦《赠万全都纪萧炼师序》说萧志渊:“宣德二年,去游龙虎山,进谒正一嗣教四十五代张天师,蒙传授五雷祈祷大法。四年,北上京师,闻乡先哲履和养素崇教弘道阐法通灵周真人居大德观,乃诣受教,蒙传授灵宝斋法。”(34)萨守坚将雷法的法术渊源,甚至追溯至汉天师张陵。《道法会元》六十七萨守坚《雷说》称:“既有汉天师阐扬此法,复有宗师扶持此法,而法始大备焉。”(35)
  道教雷法的盛行有与民间淫祀斗争的背景,萨守坚历史上以雷法破淫祀而知名,他的事迹并不限于焚毁湘阴庙。明朱国祯《涌幢小品》卷十九《萨法官》条说:
  建阳县横山王庙甚灵验,递岁乡人祭赛,必用童男女,否则疫疠随起。宋绍兴间,萨守坚入闽至建阳,是夜,横山王托梦朱文公曰:“庙久为蟒蛇所踞,递年祭祀,渠实享之,今萨法官欲罪我而重谴之,侥惠先生一言为救。”文公梦中问之曰:“法官安在?”曰:“寓关王庙施药。”次日往庙中,果有一道士,诘其姓名,曰萨某也。文公具白其事。萨曰:“先生说关节耶!”姑免究。比归,则庙已烬矣,惟有一大圆石镇其中,今人呼为飞来石。(36)
  而道经中确有“真人得道,后游闽中”的记载。(37)
  周思得编撰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,在科书中增加了灵官信仰的内容。周思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二十《礼成醮谢门·开度各幕三献品》,有大献斋设灵官醮科、生神斋设灵官醮科、设全形灵官醮科等灵官科仪。此全形灵官醮科与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中的医治全形灵官醮仪,词文迥异,应是周思得新编醮科。该书卷三十九题为周思得修集,收录明代的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圣位,左班一千八百分神位中,有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无面目大将王元帅、火雷赏善威猛赫奕使陈元帅、火雷罚恶威济游奕使丘元帅。右班一千八百分神位中,在诸仙官之后,排列着众多灵官。宋代普天大醮尚无灵官神位,周思得新修定的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圣位,将明代崇祀的王元帅及众灵官纳入神位,这种增加符合科仪适应时代之编撰原则。周思得还修集罗天醮一千二百分位,其左班六百分位神灵中,列有都天火雷院赤心忠良王元帅神位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之《文检立成门》,编撰有灵官崇拜内容的科仪文书。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三十七《祈禳品·禳道场文字》,有牒星府解厄灵官,璇玑祈告道场文字,有牒斗府解厄灵官。《词疏品》有设全形灵官醮疏神位、九天生神斋设灵官醮疏神位、大献斋设灵官醮疏神位。卷三十六《祈禳品》有《申祖师西河上宰汾阳救苦萨真人》之文检。
  注:
  ①[明]张岱撰:《夜航船》,成都:巴蜀书社,1998年,第328页。
  ②⑨[明]刘侗、于奕正《帝京景物略》,北京:北京古籍出版社,1983年,第176页。
  ③[明]田汝成撰:《西湖游览志》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58年,第268页。
  ④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,台北:台湾商务印书馆,1986年,第1251册,第125页。下同。
  ⑤《武功集》卷三,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,第1245册,第116页。
  ⑥《藏外道书》,成都:巴蜀书社,1992年,第17册,第625页。下同。
  ⑦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,第497册,第706页。
  ⑧(11)[明]沈榜编著:《宛署杂记》,北京:北京古籍出版社,1983年,第231页,第23页。
  ⑩[清]震钧《天咫偶闻》,北京古籍出版社,1982年,第123页。
  (12)《钦定日下旧闻考》卷五十二,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497册,第72页。
  (13)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472册,第22页。
  (14)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497册,第728页。
  (15)《藏外道书》第16册,第1页。
  (17)[明]田汝成撰:《西湖游览志》,第45页。
  (18)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525册,第363页。
  (19)《御选明诗》卷一百十四,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767册,第768页。
  (20)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1251册,第125页。
  (21)[明]沈德符撰:《万历野获编》,北京:中华书局,1959年,下册,第917页。
  (22)《道藏》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书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,1988年,第5册,第436页。下同。
  (23)《道藏》第34册第816页。
  (24)《道园学古录》卷二十五,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1207册,第370页。
  (25)《藏外道书》第31册,第758-759页。
  (26)《道藏》第34册,第737页。
  (27)《道藏》第34册,第740页。
  (28)《道藏》第30册,第488页。
  (29)《藏外道书》第31册,第759页。
  (30)《道藏》第5册,第436页。
  (31)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1251册,第125页。
  (31)《藏外道书》第16册,第110页。
  (32)《道藏》第29册,第215页。
  (33)[明]倪谦撰:《倪文僖集》卷三十二,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第1245册,第595页。
  (35)《道藏》第29册,第212页。
  (36)[明]朱国祯撰:《涌幢小品》,北京:中华书局,1959年,下册,第435页。
  (37)[元]赵道一撰: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》卷四《萨守坚》,《道藏》第5册,第436页。
(作者单位: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、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)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 侵权举报

国学汉语

  • 字典
  • 康熙字词
  • 说文解字
  • 词典
  • 成语
  • 小说
  • 名著
  • 故事
  • 谜语

四库全书

+-

农家(4)